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你们要做什么?!”惠岸使者作为护法神自然是立刻挡在了观音菩萨身前,对众多兵卒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观音菩萨刚刚抬起的手只能放下,双手合十口诵佛号,“几位施主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我们只是借宿于此,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狡辩,我不喜欢听和尚讲话。”这年轻将军却是丝毫都不听解释,冷笑道:“你们两个和尚,不住寺庙却来住土地神祠,难不成是城内寺院都容不下你吗?带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众兵卒遂一拥而上,将观音菩萨和惠岸使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师,你是想自己走呢?”年轻将军下巴微微上扬,轻笑道:“还是要我们押你走呢?”

    “贫僧自己走就可以了。”观音菩萨神情肃穆,示意惠岸使者不要动手,自己向土地神祠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是为弘扬佛法而来,自然不可能直接对凡人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,在走到门前时,她忽然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看那年轻将军,微笑道: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年轻将军被这一声佛号叫的心里发毛,立刻摆手一挥道:“聒噪什么,立刻带他们走,押去大牢!”

    观音菩萨和惠岸使者就这样被这一伙兵卒押走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们走远——

    一个兵卒凑到了年轻将军的身边,低声问道:“元芳将军,这次的突袭检查是咱们是受了谁的命令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年轻将军眼睛一眯,看了这兵卒一眼,冷笑道:“这是你该问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小的错了,小的也只是一时好奇。”兵卒连忙低头认错,匆忙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才对!”年轻将军摆了摆手,道:“走了,收兵!”

    这年轻将军不是别人,正是镇魔使之一的李元芳。

    现在镇魔司与朝廷的关系十分密切,几乎每一个镇魔使都在朝廷有官职,或文或武。

    李元芳统领部分禁军,负责长安内外的安全稳定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突袭检查,给他命令的人不是别个,正是已经许久未露面的镇魔司主,曾经的那位持运祭祖法师。

    李恒!

    并且,要他在办完事情之后,回家务必立刻烧掉那封敕令,可保他日后无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阴冷潮湿的监牢里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所化的疥癞和尚依旧是一副庄严表情,端坐在腥臭无比的牢房地面上,双手合十,静诵佛经。

    耳边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轰轰雷鸣,以及密集的雨声。

    今日的云雨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惠岸使者站在一旁,低声道:“师尊,今天的雨恐怕出不了差错了。”

    观音菩萨依旧静坐,淡淡道:“不妨事,无谓的挣扎罢了,为师不与他争就是,最后的结局早已注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惠岸使者诧异道:“我们就这样等着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观音菩萨轻轻颌首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皇殿东南别院里。

    裴绛慧和李明达站在李恒的两旁,望着天上大雨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刚才是在和一位菩萨斗法?!”裴绛慧美目圆睁,惊叹不已,道:“真的有菩萨来到了长安城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菩萨是来做什么的?”李明达却是柳眉轻皱,有些担忧,道:“十五哥,会不会是冲着你来的?毕竟前些年,我们大唐还打压佛门来着。”

    今日两女来到这里之后,李恒就把有菩萨来到长安城的事情告诉了她们,也算是提前给她们打个预方。

    免得后面因为突然见到一尊菩萨显圣而惊骇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来找一个取经人的。”李恒也望着天上的云雨,微笑道:“西天取经,佛法东传,让大唐为佛国,这是我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大唐为佛国?!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来的妖僧,居然要我大唐做佛国?!”

    前者是李明达,语气坚决,后者是裴绛慧,直接就骂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。”李恒笑了笑,又道:“不过,现在这个菩萨的目的,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态度,还有待验证,尚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方面?”裴绛慧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比如那里。”李恒笑着指了指天空,道:“这场大雨,算是我的一次试探。”

    “大雨如期而至,是不是说明十五哥你赢了那个菩萨?”李明达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李恒却是摇头,轻叹道:“这只是进一步印证了我的猜测——既定的结局,不会因为过程的不同而改变,就算是雨如期而至,该死的还是会死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也是那菩萨不再接招的缘由所在,她认定了结果不会有改变。若真是这样的话,接下来我们能走的也只有一条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路?”裴绛慧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掀了这棋盘。”李恒笑道,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泾河水府。

    老龙王早已没有了最初的镇定,脸色已经开始泛白。

    他作为司雨龙神,如何看不出先前那云雨变化之中隐含的争斗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有人想让他准时下雨,有人却不想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一个袁守城能做到的事情,也绝不是那一个小小的赌斗所造成的后果。

    泾河龙王现在已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是有人在算计他!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能让这场雨按照上帝旨意下好,恐怕就要上那剐龙台上走一遭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这场雨最后如期而至,点数也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。”泾河龙王松了一口气,只觉自己的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透,暗道:“这也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吧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一道金光自九霄之上落入水府,一名上帝天使从里面走出,手捧玉皇旨意,朗声道:

    “泾河龙王不思治水理河,私自借权柄威能之便与凡人赌斗,枉顾天恩,罪无可赦!即刻押送天牢,择日上剐龙台问斩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水府之内已是满堂死寂。

    一众虾兵蟹将,水府官员全都面如土色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泾河龙王瘫坐在了地上,形如枯槁,面如死灰,他终于想通了一切。

    不是有人在算计他。

    不是有人在对付他。

    这是天意!

    是天让他死!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