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在五年前那场大雨之后,李恒就有猜测这个世界可能就是西游世界。

    只是与《西游记》中的描述有些许不同。

    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他就有想过,如果真的开始西游,佛法东传,大唐变成佛国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,自己能否接受那种情况?

    哪怕只是变成《西游记》里描述的大唐,李恒都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大唐有一条律法:但有毁僧谤佛者,断其臂。

    简直荒谬至极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若大唐变成佛国,人人吃斋念佛,出家参禅,自然数典忘祖,百年之后谁都不会记得自己祖宗是谁。

    连祖宗都忘了,就更不用说古时的三皇五帝了。

    届时,人皇殿必定衰败,他修炼《人皇玉册》的进程也将被彻底打断,就此停滞,再也没有更近一步的可能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若西游成功,佛法东传,对于李恒来说就是道途断绝,生不如死,对大唐百姓而言,也将失去正常生活的权利,永世沉沦于佛国压迫之下。

    佛言普渡众生之苦,可世上最强大的妖魔,最血腥最恐怖的妖魔国度全都在灵山之土,西牛贺洲。

    若大唐也成佛国,想必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李恒来说,西游必须破坏,佛法亦不可东传,这是无可调解的矛盾。

    不死不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皇殿东南别院之内。

    李恒望向北方,泾河附近土地神的视角自动映入他的感知当中,看到了两个人,也知晓了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渔翁,名唤张稍,一个樵夫,名唤李定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里微叹。

    又是一处可印证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,这渔翁和樵夫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乃是好友,时常打嘴仗。

    今日又说到彼此营生。

    渔翁讲樵夫上山仔细看虎,樵夫讲他若遇虎海,你必遇浪翻江。

    这本是斗嘴的日常,可渔夫却摇头道:“我永世也不得翻江。”

    樵夫不解询问,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暂时祸福。你怎么就保得无事?”

    渔翁正要讲述缘由,却忽然手里一动,往水里一看,竟是大片鱼儿钻进了网中。

    当即大喜笑道:“哈哈哈,李兄你看,我今日又是满载而归,不与你说了,待我去城里卖鱼沽酒,再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这是李恒借由土地神施了手段,打断了渔翁的话。

    没让他在泾河水畔讲出袁守城给他算卦,保他渔网丰收一事。

    自然就不会被巡水夜叉听到。

    泾河龙王也就不会上岸去找袁守城打赌,不会因为赌斗在行云布雨之时动手脚而获罪于天,进而被魏征斩首。

    也就没有了后面李世民入地府,开水陆法会,观音对李世民讲大乘佛法等一系列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樵夫却忽然拉住了渔翁的手臂,笑道:“哎,卖鱼沽酒罢了,何必这般着急,你且说与我听听,究竟如何保得自己无事,还能日日满载而归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说好说。”渔翁笑了起来,一边收网一边道:“长安城西市街上,有一个神课先生,我每日送他一尾金色鲤鱼,他就与我袖传一课,依方位,百下百着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如此神异?”樵夫顿时瞪大眼睛,满脸惊奇。

    此时,东南别院内的李恒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倒也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如果西游这样的大事如此好改的话,根本就不需要现在这样麻烦。

    早早将袁守城赶出长安,或是强制玄奘还俗就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可若真的存在西游,这样的做法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毕竟,没了一个袁守城还会张守城,李守城,没了一个玄奘还可以有下一世的玄奘。

    倒不如先留着他们,在这个已知的基础上做些变化布置,说不定还能有惊喜。

    方才让鱼儿快速落网,其实只是李恒的一次试探。

    对土地祠里的那位菩萨的试探。

    看她会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菩萨竟是直接出手改变了樵夫的思想念头,让他再次向渔翁发问了。

    这给李恒的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似乎这樵夫在那菩萨眼里就只是可以随意摆弄的玩物,可以任意改变其思想念头。

    其一切行止都只在那菩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樵夫也是人!

    可菩萨好像并没有把他当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的土地神祠里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所化的疥癞和尚眉头微皱,疑惑道:“方才居然有人在暗中施法,干扰原本就已经安排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谁有这样大的胆子,居然敢干扰西游之事?”惠岸使者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慧眼观之,却一无所获,想来应是太乙之流,法力深厚,又善隐匿行藏。”观音菩萨沉声道:“莫非是哪位道门帝君不待见我佛东传,从中作梗?”

    惠岸使者低着头没有说话,这种事情他可不敢乱猜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无妨,如今还会过问世事的道门帝君也没有几个,方才的变故也不过是粗劣之举。”观音菩萨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,道:“天道大势,无可更改,该发生的终究还是要发生。”

    言至此处,她停了下来,双手合十着走出土地神祠,望了望天色,对身边的惠岸使者道:“徒弟啊,你去城里买两把雨伞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买伞?”惠岸使者不解。

    “明日有雨。”观音菩萨笑道:“为师带你闲观云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泾河龙王听得夜叉禀告,知长安城里有袁守城卖卦供人捕鱼,不忿泾河水族都被捉去供人下酒,便化作白衣秀士,进了长安城与那袁守城赌斗。

    问天上阴晴事如何,得袁守城答案之后,龙王便自忖必胜,他乃是八河都总管,司雨大龙神,有雨无雨,自当是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却不料回到龙宫之后,就得上帝降职,令他明朝施雨泽,普济长安城。

    时辰雨数竟和袁守城所言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于是,泾河龙王便动了心思,迟些布云,晚些行雨,在克扣点雨数,自然就能赢了赌斗,砸了袁守城的招牌,救得泾河水族安宁。

    翌日辰时,当是袁守城所言布云之时。

    可泾河龙王却迟迟不出水府,要等一个时辰之后再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看那牛鼻子如何能定天上阴晴。”老龙王放声大笑,可就在此时,他忽然见到天上阴云密布,翻腾涌动至了长安城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何人在按时凝结阴云?”泾河龙王不可置信地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土地神祠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所化的疥癞和尚正悠闲的等待一个时辰之后雨落,身边的惠岸使者去撑开了新买的油纸伞。

    “师尊,要下雨了。”惠岸使者恭敬道,同时递给了观音菩萨一把油纸伞。

    “此时不该有云起,更不该有雨落。”观音菩萨脸色一沉,当即抬手向天指去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