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冯一帆品尝完了罗德尼今晚亲自烹饪,即将要在佩罗旺斯于沪海新店要推出的套餐。

    也是一样一样都给出了一些建议,几乎都是获得了罗德尼的认同。

    可是旁观的一些人,会觉得冯一帆一直都坐在那里一边吃一边说,并没有展现出他是否真的有那个本事。能对一家三星餐厅的主厨品头论足。

    所以在菜品评说结束后,有人颇有些不服气,毫不掩饰地大声说出对冯一帆质疑。

    “一个晚上,吃了那么多,也是提出了不少的问题,好像自己是多么厉害的顶尖大厨一样,如果真的那么厉害的话,为什么不自己开一家三星餐厅呢?在这里评说人家的菜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番话,在游轮上显得异常的刺耳,几乎是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而大家也都很清楚,这句话分明是在直指冯一帆的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又一次集中在了冯一帆的身上。

    罗瑜小声问身边的陈煦:“你觉得,冯大厨会出手吗?”

    陈煦摇头说:“冯大厨一定不会出手的,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嘲讽几句,冯大厨就要出手去证明,那岂不是忙死了?顶尖大厨必然要有顶尖大厨的那份傲气,我觉得冯大厨不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陈煦所说,冯一帆就像是没有听到别人的嘲讽一样。

    完全将游轮上其他人都给无视掉,只是自顾自伺候两个女儿吃点心。

    然后跟石家慧、杨志毅和石涛有说有笑,会给杨志毅和石涛,介绍一下某些菜品用料上的讲究,以及一些菜品在国外的一些渊源。

    偶尔冯一帆也会跟罗德尼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他完全是把别人当做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卢锡嘏和全承平面面相觑,两位老人也是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在两位老人看来,以冯一帆的这个年纪,哪怕是他经历很多,但总还是会有一点脾气。像是现在这样被别人当面说,他应该会克制不住自己,要去想所有人证明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冯一帆选择了无视,一种非常彻底的无视。

    他真的能够旁若无人,带着两个女儿去挑选她们喜欢的点心,并且给她们解释每一样点心渊源和制作配料等等。

    他也能是给杨志毅和石涛说一说,某些菜用料的讲究,还有菜背后的故事。

    甚至他能给罗德尼指出问题,教给罗德尼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跟石家慧聊一聊,哪些菜品的某些东西,可以用在自己餐馆菜品上。

    唯独,没有去搭理那些对他冷嘲热讽的人。

    全承平观察了一阵,忍不住低声对卢锡嘏说:“看出来啊,小玲子这个儿子,还真是个挺有城府的人,他竟然就能够去无视掉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卢锡嘏倒是很赞扬冯一帆的这番表现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好?如果随便什么人说上两句,他都要去向别人证明什么,那他岂不是要累死?”

    全承平笑呵呵说:“你这老家伙,说的是没错,我就是觉得,冯一帆的这份老成持重,可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。”

    卢锡嘏想了想低声说:“也许是因为他一个人闯荡很久,经历了太多,所以自然就变得沉稳了。”

    全承平点头说:“嗯,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那些游轮上对冯一帆冷嘲热讽的人,看到冯一帆完全不搭理自己,一个个也是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可是毕竟这场游轮上晚宴,是卢锡嘏和全承平邀请大家过来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在场的情况下,大家也不好做得太过分。

    尤其是,也看得出来,两位老人是认识冯一帆的,所以大家除了嘴上说两句之外,也不敢再继续进一步做什么?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冯一帆带着已经吃饱的女儿们走出游轮客舱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的甲板上,拉着两个小女孩看一看江上夜景。

    站在游轮甲板上,看着江面上一艘艘亮着灯的船,还有两岸那些灯火通明的高楼,真是让两个小女孩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呀,爸爸好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漂亮呢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微笑说:“当然漂亮了,你们是在江上啊,这里可是看两岸的绝佳位置,可以看到两岸所有标志性的建筑。”

    石涛此时站出来,给两个妹妹介绍两岸的各种建筑。

    一边是非常现代化的高楼大厦,另一边是有着年代感的各色万国建筑群。

    听石涛大哥哥介绍,两个小女孩真是听得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连平时话最多的冯若若,此时都来非常的安静,只是听石涛给她们说,关于江边上那些灯火通明大楼的各种故事。

    冯一帆反倒是比较的悠闲,可以和石家慧以及杨志毅站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时不时,冯一帆也会跟石家慧聊上几句,关于接下来餐馆发展的事情。

    冯若若和杨小溪听了一阵故事,似乎觉得不是那么过瘾,跑过来找各自爸爸要了手机,要和自己的妈妈连上视频,然后要跟妈妈一起看,一起听故事。

    冯一帆给女儿跟妻子连好视频,把手机交给女儿去玩,丝毫也不在乎女儿会不会把手机跌落。

    杨志毅倒还是提醒了一下女儿:“溪溪你要注意点,别被手机掉下去,掉下去我们可是捞不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认真捧着手机说:“爸爸放心,我一定会拿好的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在接通了视频后,看到女儿周围一片漆黑,远处是灯火通明,顿时感到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“若若,你在哪里呀?”

    冯若若笑嘻嘻说:“妈妈,我们在船上呀,你看看,这里是一艘好大的船,然后我和爸爸、大姨、杨叔叔、溪溪还有石涛哥哥都在船上的,还有妈妈,我跟你说,我还认识了两个新的太姥爷呢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也是有些惊讶,听完了女儿的这么一番话,她有一点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为什么女儿他们会在船上?还有什么两个新的太姥爷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苏若曦愣了一下,很快猜到了一种可能,赶紧去把公公婆婆还有自己父亲都叫来一起看视频。

    冯若若看到视频那边出现了爷爷奶奶还有姥爷,也是跟他们有介绍一番。

    介绍了过后,冯若若对自己的奶奶说:“奶奶,我和爸爸在这里,见到了两个太姥爷,他们说认识奶奶呢,他们说是奶奶的叔叔和舅舅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一脸震惊,然后赶紧问:“若若,是不是跟你们一起在小洋楼拍照的人啊?”

    冯若若赶紧回答:“对呀对呀,奶奶,就是那两个老爷爷。”

    顿时家里的众人面面相觑,全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冯建东说:“看来,是小叔和舅舅也认出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立刻说:“怎么可能,小叔和舅舅没有见过一帆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听了问女儿:“溪溪啊,你知不知道,那两个太姥爷是怎么认出你们的呢?是不是你爸爸主动跟人家联系的?”

    冯若若马上摇头:“不是呀,是他们来找我和爸爸的,他们说我长得像奶奶呀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这句话,瞬间让视频另一边的人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冯建东也说:“还真是,若若的神情,和奶奶小时候确实很像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有些惊讶:“有那么像吗?”

    苏若曦也挺好奇:“真的那么像的吗?”

    冯建东笑了笑,把自己的手机取出来,从手机里调出一张他翻拍过后,存在手机相册里的黑白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是一个扎着一根马尾辫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尽管小女孩穿着很有年代感的百褶裙,但如果是一眼看上去,会觉得真的是很像是冯若若。

    卢翠玲愣了一下质问老伴:“你这个是什么时候拍的?”

    冯建东笑着说:“我们之前整理老照片的时候啊,我拍了好多呢,把我们以前的老照片都给拍了一下,存在我的手机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冯建东翻起来,果然里面有不少照片,其中还有老两口年轻时的婚纱照。

    当看到婚纱照的时候,苏若曦也是惊讶不已:“哇,爸妈你们的婚纱照竟然是彩色的吗?还真的是在若若他们拍照那个小洋楼拍的呢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有些嘚瑟地说:“当然是彩色的,当年你公公婆婆可是很时髦的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在视频那边,听到了妈妈的惊呼,听到了爷爷奶奶的话,顿时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也要看呀,给若若看看呀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笑着说:“好,给若若也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冯建东把手机对着镜头,把手机上的照片给小孙女看。

    冯若若通过视频看到了过后,马上举着手机跑到爸爸身边去,把手机举起来给爸爸去看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快点看呀,这里面是爷爷和奶奶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蹲下来,扶住女儿的手认真去看视频那边的照片。

    这些老照片,冯一帆倒不是第一次看,只不过上次看是什么时候?他早已经记不清楚,仔细想想应该是小时候吧。

    再看到这些老照片,冯一帆也是感触良多,这些照片还真是慢慢回忆。

    当父亲翻到那张母亲小时候的照片时。

    旁边石家慧刚好凑近看,然后惊呼道:“呀,这不是若若吗?”

    冯若若抬起头看了一眼大姨,又看了看照片说:“这不是若若呀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看到女儿有些小迷糊,笑着说:“这当然不是若若,这个是奶奶小时候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又抬起头跟大姨说:“家慧大姨,这个是奶奶小时候的照片呀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凑近认真看了看,可以确定照片上不是冯若若。

    因为首先照片上的女孩要比冯若若大一些。

    其次照片上小女孩穿的衣服,可能是很早以前孩子才会穿的。

    石家慧还是有些惊讶:“哇,若若长得还真像卢姨啊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笑着说:“这说明是亲奶奶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马上说:“对呀,对呀,是亲奶奶呀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点头:“没错,这一看就是亲奶奶。”

    这边冯一帆他们又聊了一会,卢锡嘏和全承平也走了出来,来到冯一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卢锡嘏还是开口问:“一帆,不知道你母亲她现在好吗?”

    没等冯一帆回答,冯若若举起了手机,对卢锡嘏说:“小太姥爷你看看,若若在跟我妈妈、爷爷奶奶和姥爷视频呀,你看看视频里有奶奶呀。”

    卢锡嘏有些惊讶,扭头看向了小女孩手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屏幕里出现了卢翠玲单独的面孔。

    卢锡嘏有些激动,双手颤抖着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玲子,是小玲子吗?”

    卢翠玲在另一边也有些激动:“小叔,是,我是小玲子。”

    卢锡嘏看着视频那边,已经是头发花白的卢翠玲,终于是止不住留下了老泪。他原本以为,可能再也不能和自己这个侄女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卢翠玲看到卢锡嘏流泪,眼泪同样是在眼眶中打转,但还是尽量控制自己情绪。

    “小叔,您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卢锡嘏听到这句询问,慢慢的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,回应道:“好,我这身体很好,你知道的,我闲不住,跟你承平舅舅一起,整天的世界各地跑,我们两个老家伙结伴,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卢锡嘏把全承平给拉过来,两个老人搂在一起和卢翠玲聊视频。

    卢翠玲看到小时候,可以说是亲手把自己带大的两个亲人,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克制不住流下了。

    一幕幕小时候的情景,一幕幕曾经的欢乐、悲伤、忧愁,全部都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也是哭着笑着,他们同样是非常的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又见到了卢翠玲,尽管是以这样视频的形式。

    冯若若看到两个太姥爷哭了,小姑娘也是被吓了一跳,赶紧就扑到爸爸的怀里去,轻声地问:“爸爸,太姥爷为什么哭了呀?是不是他们被奶奶训了呀?可是他们不是比奶奶大吗?”

    冯一帆轻声对女儿说:“太姥爷们不是哭,他们是高兴,是喜极而泣,他们高兴又一次见到了奶奶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点点头:“哦,我知道呀,方老师说过,有时候太高兴了,也会哭呀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亲吻女儿的额头说:“对,现在太姥爷和奶奶都是太高兴了,那我们让他们好好聊一会,好不好呢?”

    冯若若答应着说:“好呀,让太姥爷和奶奶聊呀,若若可以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便拉着女儿站在一边,看着那边老人们通过手机视频聊着许许多多属于他们的过往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