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不同于中午在酒店餐厅里,冯一帆所点的牛排之类。晚上罗德尼给冯一帆他们所呈现的菜肴,则是一系列偏河鲜鱼类的菜品。

    比如首先上的前菜,是以河鱼鱼子为馅,经过了煎烤的小酥饼。

    冯若若和杨小溪看到小巧的菜品,放在一个有些大的盘子里,都感到很惊奇。

    “呀,这个好小呢,这样子吃不饱呀?”

    “是呢,太少了,根本吃不饱的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在旁边微笑给女孩们解释:“这个呢,叫做前菜,是开胃菜,吃了之后让你们的味觉打开,可以开始去品尝接下来的菜,不是要让你们一道菜就吃饱的,这也是人家吃西餐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撅起小嘴说:“西餐不好呀,菜这么少少的,一点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也跟着说:“对呢,冯爸爸每次做菜,都会有好多,让我们可以吃的很饱饱啊。”

    杨志毅对冯一帆说:“你看看,都是你平时给孩子们吃得太好,也是给的太多,所以现在这两个小丫头就是挑嘴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旁边的罗德尼开口:“请品尝,这个菜可以直接用手捏起来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从手上的小碟里面,摇了一点点的酱,浇在了小酥饼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搭配吃,会更美味的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翻译给大家听,冯若若和杨小溪顿时有些好奇。因为通常两个小女孩在家里吃饭,家里人都是不允许她们用手拿菜吃,可是今天这个菜虽然小,但是竟然可以用手拿着吃,小姑娘们顿时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冯一帆也是让大家用手捏起来尝一尝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也都是用手捏起来,然后直接放进嘴里品尝。

    冯一帆吃了之后,很认真进行了评价:“嗯,这个应该是脱胎于我之前设计的酥饼前菜吧?不过你这一次把内陷换了,换成了河鱼的鱼子,这倒是有些新奇,里面还掺入了一些柠檬和罗勒,味道独特。”

    杨志毅吃了之后说:“这个还挺好吃的,我现在很想接着吃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跟着说:“爸爸,这一个吃不饱呀,很好吃呢,我可以再吃一个吗?”

    杨小溪忍不住也说:“冯爸爸,我也想再吃一个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微笑回答:“不能再吃,我们接下来要吃其他的菜啦。”

    随后,便是第二道的前菜,分量上要多一些,不过这道菜还是有一些特别,看上去不像是一道菜,反倒是有点像是一道甜品。

    冯若若看到了奇怪问:“爸爸,我们都没有吃饱呀,为什么就开始上点心啦?”

    罗德尼介绍说:“这个是第二道前菜,还是冯主厨您设计的前菜。”

    这道菜冯一帆还算是比较熟悉,并不是什么甜品,而是一道前菜开胃汤。用勺子把上层看着像点心部分敲开,里面会是非常鲜美的海鲜汤。

    所以冯一帆也是用勺子,帮着女儿给敲开,瞬间敲碎部分跌入下面汤中。

    然后与汤相互融合后,散发出一阵非常香甜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冯一帆闻起来,也还是立刻发现了不一样地方。

    原本这道前菜,冯一帆是用了海蟹做汤,并不会有很浓郁的味道,算是比较清淡的汤,上面的壳盖,是蟹籽掺入奶油当中,在烤箱中定型出来,敲碎混入汤中增加蟹汤的香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罗德尼显然也是有备而来,他没有用海蟹,而是用了河虾。

    他也把本该用在上面点缀蟹籽给换成了虾籽。

    罗德尼平静地说:“我进行了改良,为了适应本土的环境,所以改用了河虾,请品尝这道《奶味河虾汤》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也是有一点佩服,罗德尼果然还是具有创造性,并且懂得利用食材的厨师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冯一帆离开后,罗德尼依旧能够支撑起佩罗旺斯,还能让餐厅一直保留下三星,并且依旧是王室国宴首先餐厅。

    冯若若和杨小溪嗅到了香味,也都是非常惊奇。

    “好香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好香。”

    接着,大家品尝起这道歉菜汤。

    冯一帆品味起来,口味上非常的淡雅,淡淡的奶香为,搭配上鲜虾的那份鲜甜,同样也还是有一丝丝酸味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让冯一帆有些惊讶的是,罗德尼居然在其中加入米醋,还有一点点姜汁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是非常大胆的尝试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的要去仔细品味,会觉得这个特别的搭配,反倒是非常的合理,因为对国内大多数吃虾人来说,搭配上米醋和姜米是应该。

    而这道汤里,米醋和姜汁被做成了一个个小珠子。

    会在你喝汤不经意间,咬到的时候爆开。

    然后给你口中的汤添加那么一份味道。

    米醋和姜汁入口后,会迅速化解掉虾汤本身鲜甜,并且微微酸味和辛辣刺激下,又会让食客更有食欲吃接下来食物。

    石家慧两道前菜已经是吃的有些震惊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在想,如果是换成自己,可能不会有这样的创意出现。

    冯一帆依旧很平静,微笑说:“您的这道汤很棒,不过有些可惜的地方是,您姜汁的加入并不合适,米醋可以加入,姜汁的辛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,同样米醋虽然中和了一部分虾汤鲜美,但这道虾汤依旧太鲜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的话让罗德尼先是一愣,随后他立刻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前菜,如果太过鲜美,会导致后面菜肴失去应有的光彩。

    罗德尼认真接纳意见:“好的,谢谢您主厨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终于轮到主菜,主菜首先是一道比较浓重口味的菜,其实原本不是这样上菜,大概是因为罗德尼意识到问题,所以把菜品做了一些位置上的调整。

    先上来的这一道,从之前的鱼饼,给换成了一份极具中餐特色的夹心五花肉。

    看着盘子里浓油赤酱的小肉块,冯一帆顿时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没想到,罗德尼你居然懂得做红烧肉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看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烧肉,那可是沪海极富盛名的本帮菜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知道“浓油赤酱”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真正做起来,可能很多人都未必能够做的地道。

    冯一帆用刀子轻轻切开,立刻看到里面的夹心。

    果然罗德尼还是按照西式一些做法,要进行一些复合味道的加工,所以五花肉内部有着填充的东西,比如一些鲍鱼丁,甚至还有一些蘑菇丁。

    这么一块肉,倒是很符合冯若若、杨小溪以及杨志毅和石涛口味。

    杨志毅和石涛吃的是赞不绝口,表示没想到五花肉可以这么好吃。

    冯若若和杨小溪也喜欢。

    “呀,这个肉肉,很像是爸爸做的呀,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吃的,和冯爸爸做的一样好吃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和石家慧吃了之后,两个人都同时有一点点感到可惜,所以两人对视了一眼后,没有直接开口进行评价。

    可是两人不开口,倒是让罗德尼和卢锡嘏、全承平两位老人有点焦急。

    石家慧见冯一帆不想先开口,她就开口说:“你这个是模仿了红烧肉做法,但是你不懂得如何炒糖色,这个味道还是有点偏甜的,要控制甜味,甜味太重,夺走了其他的一些味道。”

    等石家慧说完了,冯一帆才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道菜罗德尼你做得很好了,这道菜我觉得你拿去佩罗旺斯总店,也可以当做是一道主菜来用的。

    但是,你既然是放在国内,我作为一个本国人,还是想要提一点意见,我觉得你可以在内陷中,除了蘑菇丁之外,加入一些笋丁,最好是那种鲜嫩的脆笋丁,然后稍稍给煨一下,去掉土味后,拌入馅料进行炒制,最后酿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罗德尼听了有些惊讶,同时有一点不好分辨那会是一种什么味道?

    冯一帆微笑说:“鲜笋丁加入其中,会增加一些口感,入口即化的软糯中,加入一点点咀嚼感,同时笋丁可以更好中和掉你调味上多余甜味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听了,认真地想了想,觉得好像冯一帆的办法还真可行。

    卢锡嘏和全承平在旁边,有一点点听天书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两位老人也都是资深吃客了,但是没有吃到嘴的菜,他们还是有些难以想象那份味道。

    罗德尼认真想了想最终表示:“好的,我会尝试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微笑说:“嗯,那我们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还是一道主菜,是一道河鲜的鱼肉饼。

    但却是用三种河鱼最鲜嫩的肉,进行了拼接起来,用低温慢煮的方式,保留了鱼的那份鲜味,再用一些蔬菜加盖定型。

    吃完了之前浓油赤酱的红烧肉,再吃这道鱼饼的时候,顿时感到一种清爽。

    石家慧不禁感叹:“不得不服啊,佩罗旺斯餐厅主厨,果然还是厉害,竟然用三种江鱼,能够做出这样美味的鱼饼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同样喜欢这道菜。

    实在是这道菜,除了制作上西式,但是整体的口味则是更加符合中餐调味。

    冯一帆也只能说:“这道菜,可能是你最成功的一道,算是把我们国内本土的鱼鲜美,给彻底的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冯一帆最后也提出了一点:“不过,你这个粘合鱼肉的东西,如果能够换成鱼汤冻,可能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罗德尼听了眼睛一亮:“喔,主厨,你给了我一个非常棒的点子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微笑说:“而且,你还可以把鱼片留下来,将鱼片给烤焦之后,垫在这个最下面,这样一来,酥脆鱼皮,软嫩鱼肉,鲜美鱼汤冻,最后还是有脆爽蔬菜,这道菜这样便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罗德尼仔细一想,拍手叫好:“完美,真的完美,那才是最完美的三鲜鱼拼。”

    卢锡嘏和全承平算是彻底服气,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,冯一帆能够现场对菜做出准确评价,并且还能直接给出改正的意见。

    而罗德尼,这样一位三星餐厅主厨,一位受到王室邀请的主厨,居然是认同的。

    卢锡嘏和全承平想起了那个,他们两个人看着长大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那时候两人很年轻,可能年纪和石涛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然后那时候的卢翠玲和冯若若差不多年纪。

    可以说两人也是带着卢翠玲那样一个侄女和外甥女长大,只是两人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出国一段时间,回来之后卢翠玲竟然因为婚姻问题与家里闹翻,甚至选择离开金陵主动调到了沪海工作。

    卢锡嘏曾经来沪海找过卢翠玲,但是执拗的侄女不愿意回去低头服软。

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里,卢锡嘏还曾经悄悄帮助过侄女。

    可惜要强的侄女拒绝他的帮助。

    再后来,自然就是一段非常不好的时期,侄女和侄女婿工厂破产了,然后卢锡嘏失去了侄女和侄女婿的一切消息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卢锡嘏和全承平还是时常会想起卢翠玲的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心里充满了担忧,担心卢翠玲过得不好,面对生活的压力会不会撑不住了?

    两位老人不可能想到,多年之后会在沪海与卢翠玲的儿子和孙女重逢。

    更加让两位老人想不到的是,卢翠玲的儿子会如此优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道道菜,冯一帆也都是一一品尝,并且给出他的一些意见,罗德尼也都是非常虚心听取。

    卢锡嘏和全承平两位老人,包括游艇上的这些宾客,都已经不再是今夜主角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目光都集中在冯一帆身上,他才是真正今夜的主角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,冯一帆对罗德尼每一道菜的评价,听他对每一道罗德尼本土化设计菜品一些建议和改进的方式。

    整整十道菜,每一道菜冯一帆都给出合理的建议,告诉罗德尼应该如何改进。

    怎么去做,会让国内的食客们更加能够接纳菜品的味道。

    石家慧也是听得很认真,同样也是从中有不小的收获。而在她的心中会忍不住想,如果冯一帆要是在沪海开店,是不是今晚就不会说任何东西了?

    今夜在这艘游艇上的其他厨师,也都或多或少有收获。

    其中陈煦和罗瑜两人静静看着一切,两人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些微妙变化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