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冯若若和杨小溪分别手捧手机,在步行街上走着逛着,并且把她们所见到的一些有趣的东西,直接通过视频拍给各自的妈妈看。

    无论是苏若曦还是李菲儿,都非常开心地看着女儿们一路边走边拍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女孩们两只小手捧着手机,一路上都是非常的小心,而且很认真拍。

    冯若若还一边拍一边跟视频那边的妈妈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看看,这里都是好多好多的高楼呢,还有你看看这边街上,好多好多的人,妈妈快看那边呀,那边有那种小火车呀,可以在街上跑的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看得是很开心,在视频另一边也是不停跟女儿聊着。

    “嗯嗯,妈妈看到啦,你走路要注意点啊,不要光看着手机,不要用手机去拍人家的脸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很认真地答应:“好呀,我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在旁边跟着,也是手捧着手机进行拍摄,给自己的妈妈去看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也看,这边真的是好多好多卖东西的呢,好多东西,什么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李菲儿此时坐在办公室里,一边把手机摆在桌子上,看着听着女儿的介绍,一边还在忙碌她手头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像是有女儿在身边陪伴一样,让李菲儿觉得非常的舒服和开心。

    心情愉悦,李菲儿的效率也自然是提高不少。

    冯一帆和杨志毅是一路紧跟着女儿,尽量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女儿,好让女儿可以很自如在人群中走动,还不会影响到女儿们的拍摄。

    此时,在冯一帆的家里,若若的爷爷奶奶则是进到房间里私下里聊起来。

    卢翠玲看到了之前发来的照片,也是不免有些感触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帆竟然带着若若在步行街玩,会碰上小叔和全叔叔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安抚老伴:“如果你想要回去看看,我可以陪你回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摇头:“不了,一帆姥姥都不在了,我们跟家里那些人,其实也没有必要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握住老伴的手:“都是我没本事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认真说:“不要这样说,我们半辈子都过来了,不是已经过得很幸福了?既然当初他们不要我们,我们现在又何必去找他们呢?”

    尽管老伴的话很坚决,但冯建东还是很清楚,老伴心里是会想念家里人。

    哪怕当初家里人在婚事上极力反对。

    哪怕后来老两口遭受工作上打击,冯一帆姥爷家里不但没有给予帮助,还进行了一些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哪怕冯一帆姥爷家的人,一直都很排挤冯一帆的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毕竟是亲人,卢翠玲总还是会在心里想念他们。

    冯建东知道,老伴并不在乎如今在世那些亲戚,她其实只是想要回去,去看看自己母亲的墓,去给自己母亲献上一束花。

    老两口在屋子里聊天时,苏若曦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老两口赶紧调整心情回应:“没事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此时已经把和女儿的视频断开,她来到婆婆的面前,很认真地问:“妈,今天若若他们拍照的两位老人,你们是不是认识啊?”

    不等老两口回答,她又接着问:“爸妈,你们怎么会在沪海工作过呢?”

    冯建东和卢翠玲面面相觑,随后卢翠玲拉着儿媳在身边坐下来,认真地说起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冯一帆母亲倒不是沪海人,而是金陵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去沪海工作,是因为家里人反对她和冯一帆父亲的婚姻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当时为了避开家里人,就一起选择调动工作到了沪海去工作。

    更确切一点说,是卢翠玲为了嫁给冯建东,两人一起约定调动工作去了沪海,然后两人在沪海登记结婚,并且在沪海拍摄了婚纱照。

    只可惜,虽然做了这么多的安排,最终两人的婚姻还是没有获得家里人祝福。

    卢翠玲简单介绍了一下后说:“和若若他们拍照的两位老人,一个是我小叔,另一位实际上算是我的小舅,是一帆姥姥的堂哥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有些惊讶:“居然会这么巧吗?”

    卢翠玲也是苦笑着说:“事情就是这么巧啊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开口说:“你和一帆都不知道,你们妈妈小时候,这位小叔和那个舅舅,对她特别好,当初我们两结婚的时候,你们妈妈家里,也只有他们两个来送上了祝福,只是后来我们的联系变少了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继续说:“后来,我这个小叔和舅舅两家人出国了,所以联系就少了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还真的是有点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公婆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想到,公公和婆婆还有这样一段如此传奇的往事。

    苏若曦也是第一次对丈夫家里有些更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其实以前,苏若曦就觉得自己婆婆气质很不一样,从第一次见面就能感觉到,婆婆完全不像是一位乡下的农妇,公公也不像是老农的样子。

    依稀还记得,当初冯一帆和苏若曦结婚的时候,公婆来的时候真是很时尚。

    即便是后来,每一次公婆过来看望孙女,也都是装扮时尚。

    现在听公婆说起往事,苏若曦才明白,原来公婆并不是乡下人。而且看起来婆婆家里,可能还称得上是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苏若曦想了想问:“爸妈,要不要告诉一帆,让一帆带若若和妈的小叔、舅舅相认啊?”

    卢翠玲摇头说:“不用了,这么多年不见,他们也没有见过一帆,可能压根没有认出来的,还是不要跟他们联系,免得让他们以为,我们家过得不好,现在有需要去找他们帮忙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听了婆婆这番话,瞬间感受到婆婆骨子里的那份傲气。

    再看看公公脸上微微苦笑,她也能够理解,当年婆婆大概也是如此的傲气,才会因为婚姻问题和家里人闹僵。

    苏若曦握着婆婆的手说:“妈,我们家不输给任何人,一帆他也不需要那些亲戚的怜悯。”

    卢翠玲听儿媳这么说,真是非常符合她的心意,顿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得对,所以不用去和他们相认,我们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若曦接着拿出手机来,把之前视频的一些录像给婆婆一起看。

    冯建东见婆媳俩在屋里开心看视频,他也是起身,先从屋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冯建东跟亲家公聊了几句,也说起当年的一些事情,让苏锦荣也对事情有了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苏锦荣意见却不同,他觉得冯建东应该打电话给儿子说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冯,你们还是应该告诉一帆,不是说让一帆去相认,而是应该让一帆知道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听了亲家公的话,想了想也觉得确实应该让儿子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他站起身,走向了家里的阳台,然后给儿子打过去电话。

    冯一帆此时带着女儿,正在一家商场里排队。这里在卖一种沪海很知名点心“蝴蝶酥”。他决定要给女孩们买一点。

    正在排队时,接到了来自父亲的电话。

    冯一帆让女儿跟着石家慧一起排队,他则是走到一边比较安静地方接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冯一帆有些奇怪问:“爸,您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冯建东随后把事情告诉了儿子。

    冯一帆听后也是有些惊讶,完全想象不到,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还有两位老人给的名片,冯一帆问父亲:“爸,需要我跟他们联系吗?我可以跟小姥爷和舅姥爷相认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说:“不用了,我妈知道肯定不高兴,你知道就行,如果他们找你的话,你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答应着说:“好,我知道了,爸,那您劝劝我妈,当年的事情别去多想,我们家过好我们家的日子,不用去管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冯建东平静说:“这个你放心,你妈妈那么骄傲的人,才不会去理会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冯建东又说:“你呢,照顾好若若,别总是光带着她们玩,晚上的时候记得要让她们好好吃饭,总是吃那些零食不行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赶紧答应:“我知道的爸,您和妈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冯一帆也是感到一阵奇妙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想到,自己和女儿会这样和母亲家里的人相遇。

    愣了一阵,突然听到女儿的呼喊声,把冯一帆的思绪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原来,女儿他们已经排队买到了蝴蝶酥。

    冯若若跑到爸爸的面前,举起手中的蝴蝶酥说:“爸爸,你看呀,这个真的好像是蝴蝶呀,你快点尝尝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弯下腰,让女儿递到嘴边咬了一口,并且用手接住撒落的残渣。

    “嗯,真是好吃呢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听到爸爸说好吃,小脸上也是堆满了笑容,自己也是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排队买完蝴蝶酥,一行人又继续在步行街上逛了一阵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也是渐渐开始黯淡。

    大约在黄昏的时分,一行人走走停停的情况下,也是刚好逛到了步行街的尽头,于是一行人继续向前,穿过了前边各式中西建筑林立的街区,一路便来到了外滩前。

    踏上了外滩的岸边,石家慧指着身后的一拍高楼介绍。

    “看看,马路对面的这一排楼,有着各个国家建筑的特点,这么看起来还是挺有特色的吧?”

    介绍了一番过后,石家慧又指着前方的江水,还有江对面更多的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边的那些高楼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和杨小溪看向江的对岸,也是感到非常的惊奇,两个小女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,那么高的大楼。

    “呀,那些楼好高呀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好高好高。”

    石涛指着标志性的电视塔说:“那个就是东方明珠电视塔了,等明天有时间,我们可以过去,到那个上面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顿时惊呼:“呀,那么高,我们要怎么上去啊?”

    杨小溪笑着说:“若若,那么高肯定有电梯的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顿时笑起来:“有电梯,那可以上去呀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此时问:“要不要一起坐一坐江轮?可以在江上玩一玩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和杨志毅本来想要拒绝,但两个小女孩听说要坐船,顿时就来了精神,嚷嚷着想要坐一坐船,想要在江上玩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们去坐呀,就和在爷爷奶奶家坐船一样呀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冯爸爸,我们去坐嘛,溪溪都没有坐过。”

    见两个小女孩都想要坐船,冯一帆和杨志毅相视一眼,便答应了女孩们。

    石家慧此时想了想说:“哎呀,都忘记提前预订了,我记得这边有一家江轮餐厅的,但是人比较多,需要提前预订,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订到?”

    冯一帆笑着说:“没关系的,我们就随便找一个江轮坐一坐就好。”

    杨志毅也说:“对啊,江轮上餐厅味道不一定好,而且价格肯定还很贵的,我们还是别在上面吃了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和杨小溪举起手上,在步行街买的各种零食。

    “家慧大姨,我们有吃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,我们有好多吃的。”

    见两位父亲和两个小女孩都这样说,石家慧只好说:“行,那我们过去买船票吧,然后我们到船上去玩。”

    当冯一帆他们一行人准备去买船票的时候。

    突然有几个人出现在面前拦住他们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请问是石家慧女士,冯一帆先生和杨志毅先生吗?”

    冯一帆等人面面相觑,然后冯一帆站出来说:“对,是我们,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拦着我们?”

    对方非常恭敬地说:“哦,请您不要误会,我们是过来接你们去渡口上船的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有些惊奇:“去渡口上船?”

    对方再次说:“对,有人邀请你们乘坐渡船,我们是过来接你们的,请放心,我们很正规,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迟疑了一下问: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对方倒也没有隐瞒:“是卢老先生和全老先生两位邀请你们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等人顿时明白过来,杨志毅和石家慧还有些惊讶:“是在步行街小洋楼那里演奏的两位老人,他们怎么会请我们去坐渡轮啊?”

    唯有冯一帆隐约猜想,可能对方通过照片认出了自己吧?

    最终一行人还是跟着对方,一起乘坐对方安排好的车,直接赶往了渡口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