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听完了爸爸关于酒店审查制度介绍,冯若若有些惊奇地说:“爸爸,你知道的东西好多呀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也说:“对对,冯爸爸知道好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志毅没有任何反驳,而是默默掏出了自己小本本,把这些也都给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冯一帆收到女儿的夸奖,微笑说:“其实啊,爸爸知道的东西并不多,爸爸只是知道这些跟爸爸工作相关的事情,知道这种酒店制度,也是因为爸爸以前在这家酒店总部工作过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突然好奇问:“爸爸,楼下那个厨房里的叔叔,能通过大熊熊的考试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问题,冯一帆也没有办法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毕竟酒店的审查有他们的标准,要说是不是能过关,冯一帆也不是审查人员,自然也不知道具体的标准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女儿给沃尔什随便起了个外号,冯一帆也还是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若若,你不可以随便给人家起外号的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凑到爸爸身边,笑嘻嘻问:“为什么呀?那个人就是很像是大熊熊呀,那么高高大大的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此时想起来,之前带两个孩子去野生动物园里面玩的时候。

    刚好在动物园里看到过一只大黑熊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沃尔什的体格样貌,看起来还真的是有点像那只大黑熊。

    所以冯若若直接就给对方起了个大熊熊的外号。

    尽管觉得女儿这个外号起得算是挺形象,但冯一帆还是认真跟女儿说:“若若,随便给别人起外号,是很不礼貌的行为,以后不能这样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看到爸爸很严肃认真,冯若若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女儿点头答应,让冯一帆很满意,微笑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说:“好啦,你和溪溪是不是已经睡好啦?那么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呀?”

    冯若若本来因为爸爸不让自己给人家起外号还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听到爸爸问要不要出去玩,小姑娘顿时把不开心抛之脑后,马上就嚷嚷着要去玩。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,我们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自然也是非常期待:“走吧,我们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开口说:“就是,我们出去玩吧,闷在酒店里多无趣,既然来了这么繁华的大都市,我们当然要出去玩一下才好。”

    石涛自然是要出去玩,而且他也想要带两个妹妹好好玩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大家一起看向了杨志毅。

    后者面对大家的目光,也是有些郁闷说:“为什么都看我?你们这是觉得,我不想去吗?来都来了,当然是要出去玩啊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听到爸爸的话,顿时开心地活蹦乱跳:“好棒,爸爸也要啦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便收拾了一番,顺便给两个小女孩换了一身衣服,然后便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刚好在酒店电梯间的时候,又碰上了那批来审查的人。

    沃尔什看到冯一帆他们要出门,忍不住问:“冯主厨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要去餐厅吃下午茶吗?”

    被对方称呼“冯主厨”,冯一帆也是愣了一下,随后倒也明白对方该称呼是表现出对自己的尊重。

    不过没等冯一帆回应对方,两个小女孩一起抢先一步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是呀,我们是要出去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要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的大胆,真的是让沃尔什等人有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通常沃尔什他们在国内遇到的小女孩,都是相对比较内向,见到陌生人的时候,可能都会躲在父母的身边,并不敢轻易跟人进行交流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是像沃尔什这样像是个大棕熊一样的大块头。

    可是冯若若和杨小溪这么两个小女孩,仿佛完全不害怕沃尔什。甚至给人感觉的是,两个小女孩有意想要接近沃尔什。

    冯一帆看到女儿和杨小溪的样子,他倒是隐约猜到了一点点女儿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冯若若跟着爸爸的时间久了,胆子也确实是大了很多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一些她比较好奇的东西,小姑娘总是喜欢去摸一摸,探究一下。

    而沃尔什这样一个在冯若若眼里,长得像是一头大黑熊的人,小姑娘自然是非常想要靠近摸一摸,看一看是不是跟大黑熊一样的有趣。

    只不过,心里虽然会想,但冯若若没有爸爸的同意,也是不敢真的自己靠近。

    电梯此时来了,冯一帆和大家一起领着小女孩们进入电梯。

    看到沃尔什他们没有上电梯的意思,冯一帆问了句:“你们不上?”

    沃尔什微笑回答:“我们不是要下去,我们是要上去,冯主厨请你们慢走,期待能够与你们共进晚餐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点点头,然后按下了电梯的关门键,没有去理会沃尔什。

    等到电梯门关上,沃尔什等人脸上的笑容才收起来。

    沃尔什也是有些无奈地嘀咕:“为什么会在这里碰上冯一帆?这个让所有厨师都非常非常讨厌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随行人员听到这句抱怨,也都是纷纷当做是没听见一样。

    沃尔什实际上说的没有错,冯一帆确实是让大多数厨师都非常讨厌,因为他的厨艺太厉害。他的出现总会让其他的厨师显得一无是处,更是因为他的一些菜品,总是成为其他厨师要去学习和模仿的菜品。

    所以对大多数厨师而言,面对冯一帆的时候会有着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与冯一帆共事过的厨师,对于那种感受更加是会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所以沃尔什这么长时间里,一直都是避免在酒店高层会议上提起冯一帆。

    只可惜,每次高层开会还是跳不开冯一帆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就是因为那份一星菜单。

    那份菜单是酒店餐厅的保留菜单,也是酒店总部当初花费了高昂的价格,从冯一帆手上买下来的使用权。

    所以每一次酒店高层会议上,不可避免要讨论那份套餐售卖情况。

    而每一次,那份套餐的售卖情况,都是让沃尔什在内,负责管理餐厅的高层倍感压力。

    上半年的财报已经显示,那份一星菜单被点率依旧高达46%。

    虽然单看数据来说,被点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。

    但是要知道,酒店餐厅其他的菜品被点率,就没有一道菜是会超过20%。

    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酒店餐厅标注了,那是一份获得认证的一星菜单。但同时也是因为确实很受欢迎,甚至会有一些客人专门为了吃那份套餐,专门选择到酒店住上一天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沃尔什等餐厅部门的厨师们真是觉得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而这么久以来,厨师们经过了不少努力,也没有能够真正提升星级。

    沃尔什曾经建议过,是不是可以直接聘请更好的厨师来担任主厨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个建议最后被否决。

    毕竟集团主要业务是酒店,餐厅方面高层并不想过多投入。酒店的高层觉得,过好的餐厅美食提供,会导致一种先声夺人的情况,也就令酒店其他的优秀点被别人给忽略掉。

    所以,集团内部宁可高价购买和使用冯一帆的一星菜单,也不愿意去雇佣更好的主厨。

    对沃尔什个人而言,这实际上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酒店高层雇佣更好的主厨,他这个行政总厨肯定是当不成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也让沃尔什面对冯一帆的时候,总觉得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冯一帆一行人乘坐电梯到一楼,走出电梯进入大堂,酒店内的服务生几乎都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并且还有专人引导他们去停车场,安排他们上车,并且指引车辆驶出。

    这一整套的服务流程,也是让石家慧感到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冯一帆则是一针见血地说:“不要觉得奇怪,今天是审查组来了,所以他们的服务肯定会加倍好,如果是换在平时的话,恐怕未必能这么优质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忍不住笑着说:“你这么说,岂不是在说酒店的服务造假?”

    冯一帆很平静说:“有哪一家酒店,是能够全程服务质量在线呢?很多时候,并不是别人的服务不好,只是可能被服务人一时心情不好,或者是对酒店某些方面不满意,最终也可能会导致对服务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反倒是说:“但,好的服务肯定还是会让客人感到舒服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点头:“这个是自然,所以,实际上我觉得去这类国际连锁酒店学习,主要便是学习这份服务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突然想到了苏记,便问冯一帆:“那么之后苏记,是不是也要按照这样的服务质量?”

    冯一帆摇头说:“苏记又不会收取服务费用,自然不用追求这样的服务质量,我们只需要让客人来吃的舒服和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冯一帆补充一句:“何况,我们没有那么多人手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倒也是赞同。

    苏记毕竟还是一个传统餐馆,不可能完全追求服务质量多么高。

    不过苏记原本的服务也并不会差。

    当初苏泉晟老爷子在世,苏记服务也是获得不少好评,尤其是苏泉晟会根据食客口味,对每一道菜品做出一些味道上的调整,这才是一家餐馆真正高明服务,也是苏记当年好口碑的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能够根据每一位食客,口味上些许差异做出味道调整。

    这说起来很容易,但实际要想做到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这些年里,冯一帆知道岳父一直也在追求,但实际上岳父并不能完全做到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师伯们,或许也只有十师伯石晋斌能够勉强办到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将是冯一帆需要面临的一份挑战。

    石家慧开车驶入了主路后,开口问:“若若和溪溪想要去哪里玩啊?”

    冯若若想了想说:“要去好玩的地方呀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跟着说:“对,去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的回答,把石家慧给为难住了,她还真的是不知道,去哪里才算是两个孩子口中好玩的地方?

    倒是石涛开口说:“妈,我们先去步行街吧。”

    石家慧想了想,觉得确实步行街是个好去处,那边有很多比较有特色的建筑,也有很多可以逛的商场,最关键是那边有不少可以吃的小吃。最关键的是,步行街可以直接去往外滩,这样玩到了晚上可以直接去看夜景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说:“好,那就先去步行街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好奇问:“家慧大姨,步行街是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杨小溪帮忙回答:“步行街,就是只能步行的街啊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想了想说:“呀,那不是和我们家的那条街一样呀?”

    石家慧边开车边笑着回答:“对,差不多,不过我们这里的步行街呢?要比你们那条街更宽敞,而且会有好多好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冯若若更加好奇:“要比我们家的街大吗?”

    石家慧回答:“对,比你们家的大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跟着问:“那也有好吃的吗?”

    石家慧笑起来:“有,有好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顿时笑起来,对步行街还是比较期待的。

    坐在后面的杨志毅说:“步行街,我也是好多年没有来过呢,记得还是跟溪溪妈妈结婚的时候,我们来过一次,还在这边拍过婚纱照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听到爸爸的话,顿时问:“爸爸,你和妈妈来,为什么不带溪溪一起来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下子让车里的众人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要笑?

    冯若若帮着杨小溪问:“你们为什么笑呀?溪溪问的对呀,溪溪爸爸妈妈自己来玩,都不带溪溪来,这是不对的呀。”

    冯一帆抱住女儿说:“不是溪溪的爸爸妈妈不带她,是因为那个时候,溪溪还没有出世呢。”

    杨志毅也跟女儿解释:“那时候,爸爸妈妈刚刚结婚啊,然后溪溪你还没有出世,不过呢,其实爸爸妈妈是带着溪溪一起来的,那个时候溪溪在妈妈的肚子里,所以溪溪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听完爸爸的话,认真地想了想说:“还真的不记得啦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的样子,让车里大家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志毅微笑对女儿说:“没关系,不记得这次爸爸带你好好玩一下,让溪溪把不记得的地方给重新记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小溪顿时开心笑起来:“好呢,爸爸真好。”

    车里气氛因为小女孩们变得很欢乐,石家慧稳稳地开车,很快抵达步行街的外围,找了个停车场把车子停好。

    下了车,冯一帆他们便一起,随着街上熙熙攘攘人流向步行街走去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